CATEGORY

產品分類

聯系方式

CONTACT US

金華大型活動策劃公司_金華開業慶典策劃公司_金華設備租賃公司_金華君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_金華年底答謝會策劃公司

地址:金華市環城西路999號

聯系人:金先生

手機:138 1998 3141

QQ:599295754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資訊

HTTP://www.iupha.tw

林書豪引起的文化現象:誰是當下勵志人物?

林書豪教給我們什么?

  “林書豪上演了一出完美的勵志故事,這甚至超越了體育本身。”華裔球星林書豪在美職籃表現搶眼,一夜之間家喻戶曉,甚至白宮發言人都這樣談論起他,并稱奧巴馬也發表了相同的看法。一時間,他成為了全世界最耀眼的明星。

  在林書豪身上,頗有幾分阿甘的色彩:天賦平平,長期被忽略,幾乎沒有任何機會,但始終堅持著一份單純的夢想,最終一鳴驚人。

  靠個人努力,最終超越自己。這其實是全人類的夢,每個社會都需要林書豪式的勵志人物,在困難與偏見面前,堅持地“跑下去”,直到奇跡發生的那一天。

  回望過去的幾十年,中國社會也誕生過大量的勵志人物。然而,真正屬于當下的勵志人物,卻顯得并不多。那么,從林書豪的案例中,我們將得到怎樣的啟發,如何去建設一個能不斷接續傳奇的大環境?

  作家郝曉輝對記者談了他對于時代勵志人物的看法。

勵志人物是社會財富

  北京晨報:林書豪不過是個籃球運動員,美職籃比他成績更輝煌、水平更高的選手多得是,為什么大家對他如此熱衷?

  郝曉輝:有兩方面原因,首先是他改變了美職籃乃至美國社會長期以來存在的偏見,即認為華人運動能力差,不適合對抗性運動,這個偏見如此之深,以至于大家對林書豪的爆發感到震撼,大肆褒揚,成為勵志人物,這從某種意義上就沖淡了對偏見的自責與反省,這也算是壞事當成喜事辦吧。

  北京晨報:那另一個原因呢?

  郝曉輝:這與美國文化相關,就像馬克斯·韋伯在《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》中所說,現代社會源于重視理財、勤儉節約、為今生而奮斗的價值觀,此前人類沉浸在信仰中,把很多問題交給上帝或來生去解決,用敬畏、崇拜等替代現實的責任與壓力,結果陷入長期的停滯。現代社會是一個世俗社會,每個人要改變自己的現狀,就要付出努力,所以特別需要勵志人物,他們是刺激人們奮斗的動力源,是一筆寶貴的社會財富。

勵志人物不好當

  北京晨報:哪些人可以成為勵志人物?

  郝曉輝:整體上看,要體現出積極的價值觀,比如善良、理性、進取、勇氣等,勵志人物最好是普通人,因為容易親近,可以模仿,在面對困難時,大家會想到他:“他都做到了,為什么我就不行呢?”比如姚明,身上也有很多優秀品質,值得學習,可他天賦異稟,那么高的身材,天生就是打籃球的材料,普通人怎么和他比?美國文化對勵志人物的崇拜情結非常深,比如林書豪成名后,他的球衣銷售數量猛增,在我們看來,這有收藏價值,但美國人真會穿著球衣去打球,他們半真半假地覺得,這樣就得到了林書豪的“魔力”。

  北京晨報:除了個人素質外,還需要什么?

  郝曉輝:那就要看成績了,需要得到全社會認可。如果社會的關注點不在這里,或者壓根就不鼓勵個人奮斗,則勵志人物就會被壓抑。比如在美國打乒乓球的運動員就很難成為勵志人物,因為太冷門。

勵志人物也應多元化

如何才能榜樣輩出

  北京晨報:美國女足當年就被認為是典范,如今又是林書豪,美國社會的勵志人物是不是太多了?

  郝曉輝:這其實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:為什么美國社會能持續不斷地制造出勵志人物來?首先,傳媒發達,只要有奇跡,不太容易被忽略;第二,勵志人物施展才華的平臺比較多;第三,整體氛圍上鼓勵個人奮斗;第四,社會比較強大,不論是美國女足還是林書豪,都是民間推起來的,他們有一套完整的制造、推廣、檢驗機制,不需要官方來認證,所以新人才能不斷涌現出來,而不是一個模范用上好幾年,甚至幾十年。

  北京晨報:勵志人物太多,大家該學誰好呢?

  郝曉輝:榜樣多,才能匹配多元化社會的需要,如果只有一個榜樣,他就要承擔不同文化、不同視角的檢視,可誰能做到盡善盡美呢?這樣的勵志人物很難立起來,即使立起來了,為了遮掩身上的不足,就不得不說謊,而隨著謊言的被戳穿,反而會給社會帶來傷害。美國當年阿波羅登月計劃的宇航員,不少人后來因酗酒、吸毒、家庭等原因自殺,因為大家都關注他們,不允許他們身上有任何瑕疵,這樣的壓力是很難承受的。勵志人物更多元化,對個體、對社會都有益處。

誰是當下的勵志人物

  北京晨報:勵志人物對現代社會如此重要,您認為誰是我們當下的勵志人物代表?

  郝曉輝:在上世紀,50年代有邱少云、黃繼光等,60年代有焦裕祿、雷鋒等,70年代有王進喜等,80年代有張海迪等,90年代有馬云、張朝陽等。從戰斗英雄到勞動模范,再到知識英雄,可以看到,他們的出現與時代發展的大脈絡緊密相連,在他們身上,反映了時代的需求。然而,在上世紀90年代以前,社會并沒有多元化,勵志人物大多靠政治來推動,以后雖然在向著多元化努力,但許多結構問題沒能解決,可以說,如果沒有互聯網大潮,張朝陽他們也很難成為偶像,隨著新技術市場日益成熟,年輕人突出重圍難度增大,而下一輪財富大潮遲遲沒有到來,這就導致當下缺乏勵志人物的局面。

  北京晨報:為什么一定要等下一輪財富大潮呢?

  郝曉輝:除了商業成功之外,在其他方面獲得成功的渠道不多,迅速成功的渠道就更狹窄了。多元化社會,勵志人物的構成應該多元化,但在財富場外,其他場現在依然難以發聲,我們目前的多元化只是基礎的多元化,并不是結構的多元化。

不勵志的社會容易衰落

  北京晨報:或者會有人認為,勵志是膚淺的,所以沒必要這么重視它。

  郝曉輝:我不同意這個觀點,一個社會不勵志,就會喪失前進的動力。現代社會是世俗社會,本來就缺乏一個自我批評的立足點,如果再失去了勵志的維度,就很容易走向衰落。清代龔自珍曾經寫過“我勸天公重抖擻”、“萬馬齊喑究可哀”,因為他發現,市場上連有才的小偷都見不到,江湖中連有才的強盜都沒有。失去批評的社會很容易墮落,以戒煙為例,清曾多次嚴禁,甚至不惜酷法,結果卻沒成功,到清末時,連光緒、慈禧都吸煙,太監入宮,要專門學習伺候主人吸煙。當時不僅普通人吸,七八歲的小孩、普通婦女都在抽,那時人們已經意識到它危害身體健康,可就是改不了。根本原因就在于社會缺乏力量,失去自我批判的可能,大家都沉浸在習慣中,不能自拔。一個社會如果人人都不向往明天,不想自我超越,只想今朝有酒今朝醉,那是危險的。

社會應如何振作

  北京晨報:但一個社會該怎樣振作呢?

  郝曉輝:關鍵還是要獨立,有自己的聲音。社會分兩個層面,一個是面向公共事務的,一個是面向私人事務的,應該在兩個方面都有充分的發言權,如果只能面對私人事務發聲,不能討論公共事物,自然就很難出現榜樣,即使出現了榜樣,人們也會更多從私德的角度去衡量,結果是哪個榜樣都站不住。如果沒有榜樣,則社會想自我提升,也沒有方向。

  北京晨報:能舉個例子嗎?

  郝曉輝:比如說韓寒事件吧,求真當然很重要,但一定要把邊界搞清楚,有些內容屬于隱私范圍,這個就不能放到公共領域中去討論,我們有時很有趣,對公共問題很少去追問,很少拿出不得出真相決不罷休的精神,對私人問題卻吹毛求疵。這一方面是文化問題,從歷史上看,我們缺乏尊重隱私權的傳統,另一方面是利益衡量的問題,追問個人代價比較小。

警惕非此即彼思維

  北京晨報:既然選擇去當公眾人物,就要付出部分隱私權的代價,全世界都是這樣的吧?

  郝曉輝:這是一個約定俗成的說法,我也同意。但我們也要警惕這樣的危險,即將批判思維無限擴大,批判思維是理性的基礎,但理性本身不能構成價值,不能用它來判斷一切事物。在歷史上,理性思維的僭越給人類帶來了深重的災難,兩次世界大戰奪走了上億人的生命,我們是理性的人,但更是有價值底線的人,失去了任何一維,都有可能走向偏頗。在現代化的大潮中,中國是后發國家,應警惕走入盲目崇拜理性的誤區,因為我們對理性主義的負面影響沒有深刻的體會,看到的只是它好的一面。至少在當下,科學解決不了所有問題,在面對有的問題時,一定要謹慎,要堅守尊重人的前提。以“抄襲”來說,要么抄了,要么沒抄,非此即彼,可當下就做判斷,萬一判斷錯了怎么辦?它對人的傷害已經造成了,難以挽回,所以我認為,寧可暫時放過,也盡可能不錯判,而不要走到“寧可錯殺三千,不能放過一個”的死胡同中。魯迅先生也曾被誣為“抄襲”,這件事讓他終生耿耿于懷,今天我們正致力于建設一個更文明的社會,應盡可能避免類似的傷害。

調整心態至關重要

  北京晨報:我們的社會更多元化了,勵志人物反而少了,這是否有點奇怪?

  郝曉輝:勵志人物仍然有很多,只是他們的影響變小了,大家不太知道了而已。要解決這個問題,首先還是要有更多的平臺,更多的發聲機會,其次,我們也應調整心態。

  北京晨報:您說調整心態,指的是什么?

  郝曉輝:應該看到,以往勵志人物身上往往承載著時代的使命,功用性特別明顯,他們首先是時代特色,其次才是他們自己。在高速發展時期,這是必要的,但在多元化的背景下,情況就應不同,在今天,勵志人物的涌現不應該僅僅是對社會有貢獻,更應是不同價值的體現。比如慈善、修身、環境保護、保護傳統等等,只要我們不把不同價值看成是異己,或者是對我有用就提倡,對我沒用就忽視,那么,就會有更多的勵志人物涌現出來。總之,要去除功利心態,平等地傾聽,中國社會是有創造力的,只要鼓勵大家去創造,就必然會走向繁榮,怕就怕只想讓別人聽你的,卻不想聽別人的,甚至不允許別人自說自話,而這,就需要有一個好的制度框架來保障。

年輕人依然有夢

  北京晨報:不知您注意到沒有,今天許多年輕人更現實,不太相信夢想。

  郝曉輝:可以理解,因為工作壓力太大,競爭壓力太大,在本應該培養夢想的年齡,他們不得不為學業和考試而忙碌,如果按正常收入,他們買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實在太難了,難免會有些灰心。相比之下,我們邁出大學校門時,壓力沒這么大。不過年輕人也應該理解,每個人都不容易,每一代人都不容易,大家都有困境,都需要不斷跨越難關,沒有夢想并不能增加你的成功機會,而有夢想,雖然會有挫折感,會有些迷茫,卻能給自己一個清晰的自我,不至于麻木和失落。

  北京晨報:回到林書豪的話題,您覺得這個勵志故事給我們的啟迪是什么?

  郝曉輝:李開復在網上總結了十條,我比較同意。其實成功學原理全世界都差不多,也沒什么更新鮮的東西,中國和美國每年都出版大量的成功學書籍,相信看過的人會很多,但真正做到的人就寥寥無幾了。一個社會,當年輕人都相信奮斗,相信用光明的手段就能獲勝,相信真理一定會戰勝暫時的邪惡,這就是有希望的社會,相反,大家都缺乏目標,渾渾噩噩,對公共事物漠不關心,只會窩里斗,能湊合一天就湊合一天,這就是危險的社會。其實我覺得今天許多年輕人依然有夢想,只是他們不太愿意表達而已,所以,應該給他們更多的時間與支持。

  陳輝/文

  郝曉輝

  作家,專注于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,著書《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》、《我所知道的末代皇后》、《勾欄胭脂》等。


国海证劵期货走势图 甘肃快三每天开奖号码 快乐12玩法与奖金表 山西快乐前三开奖结果 江西时时搜狐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的八 湖南快乐十分号 内部三肖中特期期 幸运飞艇冠军稳赚 360广西快3走势图 云南时时奖金